Category: 城市

開羅車站小涼亭,抵抗伊斯蘭極端主義

上月,在開羅市中心最繁忙的地下鐵路站阿爾索哈達站(al-Shohada subway station),開設了一個小涼亭。這個小涼亭看來普通,但其實大有來頭,由埃及的伊斯蘭最高權威學者所設立。伊斯蘭教士會定期在涼亭駐守,為市民日常生活問題,提供宗教意見。

收集城市的垃圾指紋

要認識一個城市有很多方法,你可以從它的歷史、地理位置或者經濟水平來了解當地人的生活和文化,也可以從它的垃圾入手去探索市民的生活習慣,例如它的垃圾有多少是煙蒂、即棄咖啡杯、汽水罐?利用這些數據製成城市的垃圾指紋(litter fingerprint),能夠呈現垃圾問題的源頭甚至解決的方法,並改變城市的環境衛生。如果你認為這個想法過於天真,就要聽聽Litterati 和它的創辦人Jeff Kirschner的故事了。

俄羅斯青年的習武運動:反法西斯的勇武抗爭

大約2000年開始,俄羅斯和東歐的法西斯/新納粹主義盛行。這些組織以暴力對待少數族群和性小眾。俄羅斯的人權組織稱,從2004年至2015年,俄羅斯大約有527人被「種族主義和新納粹暴力」殺害,此外還有3000多宗被毆打的個案,使受害者殘廢。事實上,針對外地人和同性戀者的暴力,常見得幾乎無法統計。

古希臘詩人荷馬如何吟唱《奧德賽》?進來聽聽…

很多人都說:莎劇是普世經典,可超越時空,向後世散發光芒。不過,事實往往並非如此簡單。倫敦國家劇院的導演海特納(Nicholas Hytner)說過:「我看任何莎劇時,總會在頭五分鐘經歷一陣恐慌……我不知道這些演員在說甚麼。」在不少人文經典中,古老的語言和晦澀的名字,對觀眾的現代耳朵來說,十分陌生。

如果互聯網故障了會發生甚麼事?

互聯網已經成為我們的生活必需品,經常有報道聲稱有多少人寧願不做愛也要上網,無論這些調查是真是假,互聯網對我們來說相當重要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或許很多人覺得互聯網消失是天方夜譚,但它可能比想像中更容易發生。

英國的紙板遊戲熱潮

講到紙板遊戲,大家馬上聯想到的,多數是大富翁,及較後期的生命之旅(The Game of Life)、戰國風雲(Risk)、妙探尋兇(Cluedo)等等。過去十幾年,隨著網絡連線遊戲越來越普及,紙板遊戲似乎沉寂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