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一個圓圈,揭開你來自何方

拿一張白紙,畫一個圓圈。你畫的是順時針還是逆時針?圓圈是從頂部還是底部開始?這些簡單的線索有機會讓機器猜到你來自哪個地方。

去年11月,Google 推出了 Quick Draw 線上遊戲,用戶在限時內按提示繪畫「駱駝」和「洗衣機」等,然後再由人工智能猜想用戶的塗鴉。看似有趣的小遊戲,背後的目的是收集人類繪畫的習慣,並藉此發展相關的演算法。

國外媒體Quartz團隊利用Google Quick Draw的開放資料庫,嘗試比較世界各地的人如何繪畫基本形狀,團隊選擇了圓形去分析地理和文化教育的關係。因為圓形是一個世界通用的形狀:受古希臘人崇拜、在伊斯蘭藝術佔重要席位,同時在禪宗和藏傳佛教隨處可見,而且圓形結構簡單,無論你如何繪畫,實際上只有兩種方式來繪製:順時針方向或者逆時針方向。

於是,研究團隊分析了148個國家或地區的人所繪畫的119,000個獨特圓圈,當中包含每個用戶用手指或鼠標的移動路徑,結果顯示大部份國家的人都是傾向於逆時針畫圓,但日本和台灣卻是少數的例外。

大部份國家的人都是傾向於逆時針畫圓,但日本和台灣卻是少數的例外

研究團隊嘗試用語言去解釋當中的差異,雖然美國、西歐和拉丁美洲在口語方面差別很大,但他們的書寫系統比較相似。相比之下,來自亞洲和中東的書寫系統則有明顯不同。

以日本為例,日文中有三種類型的文字:平假名,片假名和漢字。漢字與中文系統有緊密關係,而平假名和片假名則是拼音系統。與英文字母最接近的平假名有最接近圓形的字符,這些曲線字符都以順時針方向書寫,例如與英文字母 a 字相似的あ:

日文和中文的書寫系統都遵循嚴格的筆順,概括而言次序是從左上到右下。這些規則從拿起鉛筆的那一刻植入兒童的腦海,令他們書寫的時候更自然用順時針方向移動。研究團隊因此推斷,台灣和日本的書寫系統影響了他們畫圈的習慣。當然,由於中國的防火長城封鎖了Google,所以研究團隊無法取得中國地區的數據,但按1985年的相關研究,也有72%的參與者是傾向順時針畫圓。

那麼,大家覺得韓國人會怎樣畫圈?從地理和歷史角度推測,大家大概會猜是和日本、台灣的畫圈結果比較接近,但從收集到的1,500個韓國圓圈樣本中,有72%是逆時針方向的。團隊研究韓文系統,發現這種充滿圓圈的語文也是逆時針書寫的,換句話說是與中文或日文的曲線相反。因此,韓國人畫圈更接近世界其他地區,可說是符合研究的假設。

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科威特、阿爾及利亞等國家都在圖表的中央位置。

在地球的另一端是一些阿拉伯語系國家,例如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科威特、阿爾及利亞等,這些國家都在上面那張「國家畫圓分佈圖」的中央位置。阿拉伯語包含相當多的曲線,並與希伯來語一樣是從右到左閱讀和書寫。在阿拉伯語中,字母中的曲線也是傾向順時針書寫,例如字母“b”和“n”:

研究團隊還跟進了其餘50多個國家的數據,大部份都以逆時針畫圈主導,而幾乎所有這些國家的書寫系統都使用拉丁字母,也許正是這些國家的人兒時反覆書寫c和g這些逆時針字母的練習,影響了他們畫圈的方法。

當然,理論歸理論,終究有例外。眼利的朋友很可能早已從上面的圖表發現,同樣以中文為母語的香港人(包括筆者本人)傾向逆時針畫圓,與日本、台灣的結果相反,究竟是因為香港人從小習慣寫英文,還是有其他原因?從書寫系統推論畫圈方向畢竟是個假設,我們不難找到其他影響畫圈方向的因素,例如右撇子、左撇子會有不同的書寫傾向,不過目前來說,書寫方式似乎是最具影響力的因素。

麼是正常的?

那麼在畫圈子這件事上,有沒有一種所謂的正常?

在20世紀70年代美國發展起來的一種常見的心理學練習,稱為「扭轉測試」(torque test),受測試的孩子會得到一張印有三個交叉的紙。測試要求孩子分別用左手和右手在交叉畫上三個圈,只要有一個圈是順時針,就是被列為「扭轉樣本」。

這個測試由美國心理學家Theodore Blau提出,他在1977年一篇文章提及順時針畫圓是行為異常的徵兆,這些小朋友有可能患上精神分裂。Blau的想法被後來的心理學家透過不同的研究反駁,例如在一個1997年的跨文化研究就比較了美國的美國學生,日本的日本學生和生活在美國的日本學生,發現日本學生在一年級的時候近半是順時針方向畫圈,三分之一是逆時針畫圈,可是幾乎所有六年級的學生都是順時針畫圈。相比之下,美國兒童則在不同年紀都以逆時針畫圈為主流。這些研究都指向一個結論:人們畫圈深受文化和書寫方式影響,寫得越多,習慣就會越明顯。

文化總在不起眼的生活細節體現,我們數手指的方法、模仿現實世界的聲音,以至畫圓圈的方向,都無意識地告訴別人你是甚麼的一個人。畫圈看起來是很典型的心理學研究,但從這個研究我們看到超越心理學的啟示。借助今天的科技,Google的數據庫收集到來自世界各地90,000個圈子樣本,讓我們有一個比過去同類研究更大、更一致的數據集,去支持這些研究結果;可是這類從繪畫形狀和扭轉測試的文化研究全部都是1997年前的結果,在鍵盤書寫的敲擊溝通年代,手寫藝術可能會有消失風雨中的一天。然後,我們也許會形成鍵盤主導的文化差異,也許甚麼都不會發生。

文章及圖片來源:Quartz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