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眼睛借給盲人,讓舌頭變成新耳朵

看牛奶的食用限期、弄清楚物品的擺放位置,這些對正常人毫無難度的生活細節,視障人士卻需要別人幫忙。本身是視障人士的 Hans Jørgen Wiberg 創辦了手機應用 Be My Eyes,推廣他稱為「微義工」(Micro-volunteering) 的想法。

Be My Eyes

Hans Jørgen Wiberg 小時候如正常人一樣有180度的視野,但現在視野卻剩下5度,在講堂面對群眾的時候,實際上只看到正前方的兩個人。

他曾在 Tedx 演講 指出,視障人士事無大小都求助家人或鄰居,會為身邊人帶來很多不便。因此他想到如果遇到需要快速幫忙的生活困難,例如查看電子咪錶、閱讀標貼等,可以利用手機求助,連上有空而又樂意協助的有心人,世界便更美好了。這念頭使 Be My Eyes 應運而生,當視障人士需要幫助,它便會馬上連上義工,行一個舉手之勞。

利用科技去幫助殘障人士是近年熱門的項目,除了Be My Eyes和早前介紹過的立體打印技術,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的研究員推出了「舌頭聆聽技術」,他們製作了一套藍芽小儀器,把它們分別戴在耳上及套在舌頭,系統會把藍芽耳機收到的聲音轉成電子信號,聽障人士透過套在舌頭的儀器便能接收到聲音。研究員形容用家會有喝香檳時舌頭碰上氣泡的感覺,儀器就像一部腦袋的點字機。這個發明採用低電壓,不會傳送電流到舌頭,而且成本比移植人工耳蝸低得多。研究員的下一步會嘗試把轉換觸覺信號,如果成功,肢體殘障人士便可以利用舌頭去感受世界。

我們可以預見2015 年將會有更多的技術去幫助殘障人士,但美國的廣播媒體 This American Life 卻質疑這類技術是否真的幫到殘障人士,這個質疑是個「送他魚兒吃,還是教他捕魚」的思考。

This American Life 提出 Daniel Kish 的故事,Daniel 是自出娘胎便已失明,他在成長過程中慢慢發展出一種類似聲納探測的技術,他會用舌頭發出「嗒嗒」的聲音,然後聆聽聲音的回響判斷面前物件是靜止還是移動,就像蝙蝠用聽覺去看環境,所以他的朋友稱他為現實的蝙蝠俠。Daniel 是少數掌握這種技術的盲人,他最近開始致力教導其他視障小孩去發展真正的獨立技能,親身示範為何一些科學家說視障只是一種社會建構。


Daniel Kish 示範運用他的「聲納」技術騎單車。

文章來源:Core77Popular Science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