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水資源危機(聖保羅篇)

聖保羅水危機,又被人稱為「氫氣崩潰」(hydric collapse),使2000萬市民生活在困苦之中。跟農業和工業用戶比較,家庭用水其實只佔很少部份。但不管如何,現在「聖保羅人」(paulistanos)突然有迫切需要學習如何小心用水。

Brazil-drought-4

一直以來,聖保羅的市民都用飲用水去沖洗廁所、洗澡、甚至有時洗車和路面。在巴西,不少人都難以想像「缺水」是甚麼回事,因為這個國家擁有豐富的水資源──全球12%的新鮮水。

但是,政府現在已經建議供水配給──供兩天,停四天。而且,現時已經有數以百萬人只能每天用水數小時,更有些地方可以全日沒水供應。

巴西水危機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

這幅圖顯示,聖保羅是巴西水危機中的重災區之一:

brazil-sao-paulo-water-stress-drought

州長Geraldo Alckmin不斷堅持,一切很快回復正常,也沒有宣佈任何應急狀態。在此期間,聖保羅居民自行作出安排:在家中蓄水,有些更在家鑽水井。由於儲水方法不當,蚊子大量滋生,與去年比,登革熱的案例幾乎增加了三倍。

平面設計師Isabela Berger Sacramento今年33歲,住在一座整潔而保養良好的公寓。該建築群包括了綠樹成蔭的熱帶花園,還有一個露天游泳池。它的住客都是教師,小企業老闆、銷售和行政工作人員、退休人士。但是,有一天,這批住客忽然無水四天。

Berger說,其它事還可以,最難受的是沒有水沖廁所。就在一天過後,單位已傳出一陣難以忍受的味道。很快,公寓管理人容許居民從游泳池取水。

第三天,居民排出了椅子,坐在一起召開緊急會議。會議很快陷入激烈的爭論。Berger沮喪的說,她以為人們總會在危機之中互相幫助,但事實上這完全沒有發生。

在那四天期間,公寓購買了一卡水車,載著90000升水,價值5,400巴西雷亞爾元(約14783港元/60000台幣/11927人民幣)。當大家討論如何分配得來的水,立即爆發激辯。Berger說:

「人們真的向對方互相尖叫。我無法忍受,離開了一段時間。我聽到一個人說,老人家在家裡一整天,用更多的水,所以應該付更多錢。又有人認為,由於有些單位有幾個居民,費用應該以人頭計,並有甚至建議,養狗的人應付更多,因為狗也得洗澡」

sao-paulo-drought

Maria Aurilene Santana是公寓經理。她說:

「這就像一部恐怖片,幾乎不能達成任何共識。當少量的水終於陸續走進水箱,人們立刻拿著桶,有多少水便拿多少水…一個女人甚至覺得是我問題,說要打我」

根據壓力團體水聯盟(Water Alliance)的報告,洪水這類自然災難往往促進人們的團結,但缺乏資源的問題,卻往往使群眾混亂,甚至產生暴力事件。在距離聖保羅100公里的Itu市,2014年末的缺水問題造成連續的打鬥、竊水和搶水車的事件,現在水車需要由武裝的保安員看守。

Residents line up to fill water buckets from a public tap at night as the eight-month rationing of water continues as a result of a record drought, in Itu

聖保羅市的居民幸福一點,四天後,Berger的公寓水便恢復供應。水的供應少了:在之前,每天有20000升水流入公寓的水箱,現在平均只有10000升,甚至有時是3000升。

Berger說:「我們過四天沒水的日子,知道那是怎樣的生活。我們看到大廈的鄰居就像動物一樣。想像一下,如果那是2000萬人。」

現在,供水回復(雖然減少了),但無水的經驗使Berger的態度起了深刻的變化「現在,每做一個選擇,我都三思而後行。我是否真的要這樣用水?我覺得我們必須努力好好學習,明白每滴水有多珍貴。長遠來說,這是好事。

以下是半島媒體的短片:

來源:Guardia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