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倫比亞內戰之後,女性如何解甲歸田?

經過50多年、超過20萬人死亡、90億美元援助、34輪談判,世界上持續最久的內戰終於結束。哥倫比亞政府和哥倫比亞革命武裝部隊(FARC)同意停戰及協商。有待解決的問題是:如何解散8000名武裝部隊的戰士?

女性軍人的問題尤其複雜。有時,人們會低估了女性參與戰爭的人數。在2003-2004年第二次利比里亞內戰之後,聯合國原本以為只需要安置2000名女軍人,最後發現存在著22000位女軍人。

不過,大體來說,在世界各地的案例,當內戰的武裝團體放下武器,女性很少是「被解甲」的群體。

但是,FARC卻有30%到40%成員為女性。

哥倫比亞婦女大量參與FARC。不少人受其平等意識所吸引,而且它也提供機會予女性逃離傳統的女性角色。

故此,有關方面需要明確針對婦女的、能夠充份反映婦女面對的現實的用語和意象,也需要一些可以針對女性獨特的生理、心理、及經濟需要的解甲計劃。

例如,戰爭結束後,一般是給解甲的軍人一筆過的遣散費。但是,遣散費多少卻往往由軍楷來決定,這便不利於多數投入非戰鬥工作的女性。而且,假如遣散費是派發給夫妻、而非個人,男性又很有可能獨佔遣散費。在2011年,阿富汗的女性強調要惠及整個家庭的遣散費計劃,例如要包括給予兒童的教育卷、天然氣爐灶等。

最重要的,是為軍人提供職業訓練,使軍人可以有維生的手藝。內戰期間,不少女性晉升到領導的地位,不太可能想回到原有的傳統工作。如果告訴一名營長,她在戰後的工作只可能是一位理髮師或裁縫,會如何呢?如果處理不當,沒有為她們提供足夠的選擇工種,她們有可能被招攬到其它高風險、甚至涉及武力的犯罪活動。

為確保解甲計劃設計恰當,最好的辦法是親自訪問那些女性軍人,而且必須考慮不同種類的女性:例如作為少數族裔的非裔哥倫比亞人。

而且,不只要聆聽女性軍人,也要理解社區中、將會和軍人共同生活的那些婦女。例如,在塞拉利昂內戰結束後,有55%的受訪者認為社區婦女是幫助軍人融入社區的關鍵。相對來說,認為外國義工和地方領袖重要的,只有32和20%。社區女性可以提供民間團體服務、共享資源(如幫忙照顧兒童、分享衣服和食物,促進技能培訓和教育),使軍人「回歸社會」。

有哈佛大學的研究人員研究了174個國家,認為要衡量一個國家有多平穩,最重要的因素不是有多少財富、多少民主、甚至宗教發展的程度,而是婦女的生活質素。

 

來源:Foreign PolicyReuters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