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管的歷史:全球最浪費的產品

塑膠吸管,代表著一種資本主義的生活模式。它代表著速效,讓人們可以快捷地飲用冰凍的飲料,而且在大量生產、價格低廉的情況下,可即用即棄,既衛生又方便。 

可是,我們杯中的塑膠吸管,並不能生物分解,它們很多時會變為長留大海的海洋垃圾,危害海洋生物;又或者殘留在堆填區之中,逾時數個世紀,甚至更多。近年,愈來愈多人注意到塑膠吸管對環境帶來的禍害,加州的柏克萊市,更有討論希望禁止使用塑膠吸管。現在,單單是美國,每日便消耗約5億枝吸管,平均每人每日消耗多於一枝,情況十分驚人。儘管要全面取締塑膠吸管確實十分困難,但相信未來會有更多關於塑膠吸管對環境的影響的討論出現。

其實,現代的吸管,曾經歷過二次演化,才演化到我們今天杯中的吸管。初期的現代吸管,十分容易生物分解。

我們可以從發明家史東(Marvin Stone)說起。1842年,史東出生於俄亥俄州,他的一生大部分時間在華盛頓渡過。他早年是一位記者,後來走父親的路,成為了一個工業製造家,並以製造圓柱體形狀的產品而聞名,如煙捲、筆筒。

當時,華盛頓盛行一種叫薄荷朱利普(Mint Julep)的雞尾酒,史東也十分愛好這種雞尾酒。

可是,他每天喝冰凍的薄荷朱利普,也會被當時的黑麥吸管 (Rye Straw)衍生的問題困擾。在未出現塑膠吸管前,人們最先使用由黑麥製成的吸管。黑麥吸管的製作過程繁複,人們要先把黑麥漂白、分開,再逐一檢測、篩選,然後切割,僅留下下關節部分作飲用,繼而洗滌、綑紮,再出售。可是,在使用時,黑麥吸管會帶來很多問題,例如易碎、易融、產生渣子,並且影響飲品味道。

史東的飲管設計圖

史東不服氣,希望找到黑麥吸管的替代品。經反覆思考,有天,他嘗試用一張紙包著一枝鉛筆,再用膠水固定,然後發明了紙吸管的雛型。他把紙吸管帶到一所他經常光顧的餐廳自用,瞬間吸引到其他顧客的注視。於是,史東為他的紙吸管申請了版權,並大量生產。隨著汽水機的誕生,冰凍飲料愈來愈普及,史東的紙吸管風靡全國,在1889年,單是他名下的工廠,每天就生產200萬枝紙吸管。但是,紙吸管也會出現一些問題,即使它不會影響飲品味道,卻依然不耐用,而且紙屑容易融解在飲料之中。

因此,到60年代,塑膠技術大舉普及後,塑膠吸管面世。塑膠吸管的生產成本低,生產速度可更快,而且耐用衛生,不會在水中融解,立即把紙吸管完全取代。確實,單從使用者的角度來講,塑膠是暫時最適合製作吸管的物料。當然,我們現在知道了更多塑膠對環境的壞處。

Brush With Bamboo的竹製飲管

很多企業家,也嘗試找尋能夠替代塑膠的物料,比較想見的是鐵吸管。有所名為Brush With Bamboo的公司,便生產竹製吸管,全部在印度手工製作,非常耐用,可不斷重用,12枝吸管賣20美金。另外,在密歇根州的公司Strawesome,即生產玻璃吸管。但是,以上選擇,對於商家而言,生產成本太高,不能大量生產。

Strawesome玻璃吸管

除以上之外,也有公司研究使用粟米取代現時的塑膠。Eco-Products是其中一間,他們研究從粟米提煉一種叫Ingeo的生物聚合物,這種物料可用於堆肥再生,比使用現時的塑膠大大改善環境,同時,Ingeo的靈活性可跟現時的塑膠比擬。不過,這種產品尚在研究階段,還未大量投入生產。

與此同時,CNN創辦人泰德透納(Ted Turner)和他的生意拍擋George McKerrow,則希望令紙吸管的熱潮回歸。紙吸管雖然比塑膠吸管昂貴,而且不好用,但是,紙吸管對環境做成的破壞卻比塑膠吸管少,因為紙吸管能比較能夠生物分解。可是,自1970年起,市面並沒有生產紙吸管。George McKerrow幾經轉折後,找到當年生產紙吸管的工廠,並願意花額外費用,希望他們能夠重新投入生產。泰德透納(Ted Turner)和George McKerrow名下的「泰德蒙大拿牛排館」(Ted’s Montana Grill),於是成為70年代起,第一所重新採用紙吸管的餐廳。

廿一世紀的社會,就是擁抱高效即棄的文化。吸管確實為生活帶來便利,我們一時間,也難以完全摒棄吸管,可是,只要我們改變一下生活習慣,用少一些吸管,或者選用一些更環保的物料,已經對我們的環境有極大幫助。

 

資料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Atlas ObscuraTedium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