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人曾經神聖和普及:一段關於吃人的歷史

吃人,又或者叫作同類相食(cannibalism),在現代文明中,一直被視為禁忌。在亞馬遜、南太平洋島國、非洲、印尼和印度,偶爾也有關於食人族的新聞,但都被傳媒打造成野蠻和落後的象徵。然而,吃人儀式,曾經廣泛存在於世界各地,且被不同文化奉為神聖。

近數十年,非洲內戰連綿。吃人儀式,便在利比里亞、塞拉里昂、烏干達等瀕臨無政府狀態的國家出現。

在80年代,無國界醫生首先揭露利比里亞軍隊的食人行為。往後,非洲大陸最惡名昭著的食人狂魔,是烏干達游擊隊首領科尼(Joseph Kony)。他組織童兵,四處殺戮,並鼓勵童兵食人飲血。

在這些戰亂地區,吃人儀式,除了是一個戰爭手段,其象徵意義亦很明確,就是要吸取敵人的精神和身體力量;對於科尼的童兵而言,吃人是他們的成人禮,由男孩轉化為男子漢,讓他們在子彈下得以潔淨自身,帶給他們力量和安全。

有關人類吃人的歷史,可追溯至60萬年前的遠古時代。有考古學家在前人(Homo antecessor)定居的山洞裡,發現去掉肉的人骨,顯示早在前人已有吃人習俗。有考古學家推斷,遠古先祖之所以吃人,是因為糧食短缺,同時避免腐爛屍體吸引猛獸。到舊石器時代晚期,吃人行為開始被賦予更多文化意義。

在英國的高夫洞穴(Gough’s Cave),考古學家發現很多人頭骨製成的杯具,顯示吃人行為慢慢由生存需要變成一些神聖儀式。

到早期的各大文明,人類的吃人行為依然延續下去。比如埃及的金字塔文顯示,在古埃及,尼羅河的戰士會吃掉敵人屍首,吃人象徵著永恆的往生。古希臘歷史學家西西里的狄奧多羅斯也記載過,埃及冥王歐西里斯(Osiris)禁止埃及人同類相食的神話故事。到了羅馬時代,凱爾特人的德魯伊教(Druid)部落,也有吃人的行為,阿塔高蒂(Attacotti)便是有名的食人族。對於德魯伊教,吃人或有帶來農業豐收和生育繁衍的意味。

印度的Aghori

到後來,一些宗教教派,也有吃人儀式。16世紀,有記載西藏高僧吃用從婆羅門苦行憎得來的「人肉藥丸」。他們認為,吃人肉的行為,貫連了主體和物件,也可提醒自己,自身肉體也會終將消逝。到今天,我們在北印度的恒河沿岸,也可找到食人教派Aghori。Aghori有長久歷史,被認為印度教的異類,他們信仰濕婆,認為濕婆創造的世界沒有黑白、善惡等二元之分,萬物皆神聖。他們有生吃屍體的習俗,認為吃人肉可讓他超越生死,洞破塵世虛幻,而達涅槃之境。

有人類學家認為,某些行為之所以被視為禁忌,是因為這些行為是神聖和世俗的交匯,例如性愛,在很多文化被視為不潔,但同時被認為神聖,因為性愛能創造生命。禁忌形成,就是因為人類認為那些行為過於神聖,神聖得或會觸發不預可知的危機。在這個角度看,在今天,吃人之所以成為人類文明最大的禁忌,也是因為吃人曾經是世上最神聖的儀式之一。在祖先眼裡,人的遺體,是禁忌,也是神聖的,因為他們連通了生死,由有靈魂的生命體,變成冰冷的物體。人們吃死人,或許是希望超越生死,又或者,這是反映了他們對死亡的集體恐懼。

 

來源:AEO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