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外交下的太平洋吞拿魚

現在,要買一條太平洋藍鰭吞拿魚太平洋藍鰭金槍魚),一個日本東京的壽司製造商要付35000美元(約27萬港元、111萬台幣、21萬人民幣)──這已經比高峰時期便宜了一些。太平洋藍鰭吞拿魚是很稀有的品種,它被認為可能被滅絕。

Bluefin-Tuna-School

原因不僅僅是魚類生態的問題,還因為寬鬆的配額和非法捕魚。有很多人認為,這是經濟學的正常現象──私利過份開發公有資源。

但事實上,這個問題的根源,是冷戰時代的美國外交政策。歷史學家Carmel Finley在2011年出版了《海中的所有魚:最大持續產量與漁業管理的失敗》(All the Fish in the Sea: Maximum Sustainable Yield and the Failure of Fisheries Management)。

在1940年代末,美國認為自己跟蘇聯在公海中也正在「冷戰」,於是把領土捕漁權放上外交政策的議程表。美國盡力確保船、飛機、潛艇、還有漁船都可以盡可能地利用大海。這一方面出於國防需要。同時,美國身為全球最大的、而且少數身兼魚類加工能力的漁業國家,它也想盡力確保可以觸及其它國家沿海地區的捕魚區。一些拉丁美洲國家也盡力擴大海權的範圍,趕走咄咄逼人的美國漁船。美國的政治家認為需要出手。

美國成功使國際採用「最大持續產量」(maximum sustainable yield,MSY)作為規管漁業的準則。根據這準則,捕魚和除去老魚其實使食物供給更穩定,有利人類發展。它認為因為魚有自然的可持續的剩餘,任何捕魚的權利都不應被限制,除非有科學證明過度捕魚的問題真的存在。直到今天,以MSY為基礎的系統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完好無損。

但是,根據Finley,MSY依賴不全面的科學研究,使人們今天總是無法防止過度捕魚。儘管一些歐洲代表(在研究支持下)認為要推動更多預防性保護措施,美國只專注於自己的戰略目標,MSY也無法說清的複雜生態系統的相互作用或個別品種的種群趨勢。這些科學研究的不精確性,使科學家的研究結果容易被否定。那些35000美元的太平洋藍鰭吞拿魚,是這美國政策下的產物之一。

JAPAN-FISHING-AUCTION-NEW YEAR-GASTRONOMY

Source: Quartz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