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印度人都不愛廁所!?跟印度「國民廁男」的一段訪談

聯合國統計,差不多每兩名印度人,就會有一名有隨地大小便的習慣,全國「便民」人口更達5億9500萬。問題之嚴重,教印度總理莫迪也著急起來。去年八月,莫迪在他任內第一個國家獨立日講話中便提到,他的管治團隊首要重責就是要在印度農村大興土木,廣建廁所!

莫迪參與清潔運動

一年過去,印度政府聲稱他們的「清潔印度」(Clean India)運動獲得前所未有的成效!全國的學校都已分設了男、女廁所;政府也在全國農村築起約80萬座廁所。

但問題來了……80萬座廁所沒錯是落成了,卻都十室九空,即使廁所擺在面前,村民還是會選擇野外解放!

為此,「半島電視台」訪問了在印度德高望重的Bindeshwar Pathak博士

Pathak博士是著名的社會學家,也是Sulabh International 的創辦人,大半生致力提升印度人的衛生意識,多年來已經為印度建立了130萬座廁所。

Bindeshwar Pathak博士

半島:為什麼還有數以億計的印度人過著沒有廁所的生活?

這有著一套深厚的文化淵源。早在吠陀時代的印度,人們已經不會在民居附近大小便,他們會到遠處去,挖一個小坑,把草和樹葉放在裡頭,然後排便。這個習俗在印度的農村、貧民窟,和宗教場所特別常見。當然也有其他的因素,如經濟問題,地方設施不足,又或者當地根本沒有地方建廁所。

半島:多年來的「廁所改革」有沒有為印度帶來改變?

1968年,當我到訪比哈爾邦的時候,人們都不喜歡我談及廁所。但到今天,廁所已成為印度一個很普遍的話題,連總理莫迪也時常公開談及。現在我們的目標已不單單是興建廁所,而是讓把它們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

半島:你嘗試怎樣說服印度人們?那些村民又為什麼堅決拒絕…?你當初又是如何涉足這個領域?

我一直在正統的婆羅門家庭成長。童年的時候,我常常看見村中的老弱婦孺們,包括我的母親,只能每天一大清早起床,又或是一直待到天黑,才能到田野如廁去。在白天,她們要承受諸多的不便。這都是我不忍見到的。

加上童年時候,一件教我刻骨銘心的事……那時,有個男人打掃我們的屋子,他進屋的時候,長輩都告知我們要迴避那個男人,因為他是不潔的。但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終究觸碰了他。家中的長輩勃然大怒,我的祖母替我進行所謂的「淨化儀式」── 我要吞嚥尿、沙、恆河水來潔淨身體。那些經歷,都堅實了我的決心。這就是我的使命── 我要救助賤民階層的人,我要把隨處便溺的惡習都根除掉。

印度城鎮Kullu的一個公廁

半島:但是,你怎麼參與廁所建設去?甚麼促使你在這個國家築起上百萬個廁所?

我的目標是讓人意識廁所的重要。沒有廁所,會招致痢疾,增加脫水和兒童夭折的風險。我的目標是提供衛生的空間,讓女性可以安全、有尊嚴地如廁。

我的目標是拯救賤民階級的人,讓他們從那些非人工作解放出來,讓他們重新投入主流社會。我相信這是聖雄甘地的夢想。

我也致力教導人們如何在公共場所,如市集和車站,興建、保養廁所。 自1970年起, Sulabh 已經建設了130萬個家用廁所,以「用者自付」原則,維修了超過8000座公廁,其中200座與沼氣廠相連。 我也曾經發明了一座生態兼容、石用於堆肥的廁所……但是這一切都需要很大的努力,鼓勵人們接受安裝廁所。

印度的「賤民階級」

半島:你提及到婦女人身安全的問題……

對!我們經常看到相關的新聞,就例如去年在Baduan的案件,兩名女孩到田野如廁的途中被輪姦,繼而被絞死。我們已經興建了108庭獨立的家庭廁所,保障婦女免受騷擾。若果,廁所都建在室內,我認為印度的強姦率會大大減少。

半島:你認為總理莫迪的「廁所改革」奏效嗎?你認為有朝一日,印度家家戶戶也會有他們自己的廁所嗎?

對!莫迪總理閣下的改革運動,像革新了印度百姓們的思想。整個民族每天醒來,就是談論廁所、廁所、廁所!莫迪總理竭誠地關注這個議題,他屢次公開談及印度廁所的建設工程,就算是跟奧巴馬的訪談裡。整個改革運動正朝著理想的方向發展,公眾輿論正在形成,2019年將會是我們放眼的目標,那年是聖雄甘地150週年壽辰,我們希望到那一年,印度每家每戶都配備他們的廁所,全印度的人都會到廁所解決去。

 

來源:半島電視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