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的生活危機與抗爭運動

倫敦的經濟成就,伴隨著一系列可能令倫敦人生活難以永續的問題,最近備受關注。如何負擔在倫敦繼續生活,已經成為近期倫敦大大小小抗爭的核心議題。他們的抗爭形式包括佔領佔領建築物、示威、請願、遊說等等,涉及範圍由住屋權利到保護地道酒吧都有。

e15

住屋重置問題是連串抗爭的最大藥引。當南倫敦地方委員會就如何平息反對拆卸公共房屋 Aylesbury Estate的佔領抗爭,略有眉目之際,北倫敦卻有另一波佔領,反對Sweets Way計劃。另外,圍繞East London’s Carpenters、New Era Estates、Cressingham GardensWest Hendon Estate等房屋項目,受影響住戶都有不同形式的抗爭。

上述抗爭,大部份受重置影響的都是公屋住戶。當公共房屋要清拆重建,他們往往首當其衝。你以為這些重建是為了提升居住密度,更有效運用土地嗎?剛好相反,那些房屋的人口密度,本來就偏高,只是因為它們位於比較昂貴的地段,出售那些地段,可以讓政府獲得更多入收。

p593217808-3

除了基層住屋,保衛地區特色是這股抗爭浪潮的另一重點。

例如, Save Soho Campaign 就極力阻止蘇豪區特有的文化氣質不敵重建利潤,並嘗試抵擋倫敦金融區入侵具有歷史氣息的東部舊城區Norton Folgate。

形形式式的抗爭正在倫敦上演。一群無政府主義者在董事學會(The Institute of Directors)前英國總辦公室組織臨時社區中心。有人佔據12 Bar Club,要保護這個Denmark Street地標免受重建波及。另外,眼見市內同志聚腳點似乎愈來愈少,有團體發起運動,捍衛東倫敦夜場the Joiners Arms ,反對改建為豪宅,更吸引了不少名人支持。

social-housing-not-social-cleansing-1

一連串運動,得到了一些令人鼓舞的結果。去年12月,東倫敦New Era Estate 的住客成功否決業主加租一倍的決定,指這等於變相逼遷。去年,the Focus E15 佔領已經棄置的公共房屋,迫使政府重新短暫出租,而the Joiners Arms最後亦免於變成豪宅。

上述運動,成功爭取的個案其實有限,畢竟兩大黨很多時候都對此緘默。然而,不論成果,上述運動的意義在於,當倫敦土地的重建回報愈來愈高,也有愈來愈多地方「士紳化」的時候,「負擔能力危機」(affordability crisis)成為了倫敦人抗爭的焦點。他們能否繼續負擔在倫敦生活,及盡量保存本來的生活方式,是備受關注的問題。

Source: CityLab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