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碩果僅存的五個天葬台

很多人以為,天葬是西藏獨有的喪葬習俗。其實,天葬的習俗,曾經遍佈亞洲各地。在過去數千年間,它都作為一種神聖的殯葬儀式,以各種形式,在不同文明中呈現。在印度和伊朗的祅教徒、中國西部和西藏的佛教徒、尼泊爾、不丹、蒙古,以及少數東南亞地區,你都可找到天葬習俗的痕跡。

寂靜塔(Tower of Silence,波斯語Dakhma)

普遍而言,舉行天葬,送葬者會把先人的遺體,安置於天葬台,即塔樓或者山巒平台,讓屍首任由鷹、鳥啄食。

在祆教,這種天葬台會稱為寂靜塔(Tower of Silence,波斯語Dakhma)。然而,經過現代文明洗禮,天葬習俗在各地衰落,各地的天葬台也隨年月凋零。

以下,是其中五個在亞洲碩果僅存的天葬台,有部分天葬台,到今天甚至依然運作。

Chilpik Kala被認為是祆教史上第一座寂靜塔。

1 Chilpik Kala 寂靜塔 (烏茲別克)

它位於烏茲別克自治區、卡拉卡爾帕克斯坦共和國的首府努庫斯(Nukus)的阿姆河(Amu Darya)河岸。Chilpik Kala被認為是祆教史上第一座寂靜塔,估計建於公元前一世紀,距今約二千多年。據說,瑣羅亞斯德便是在該地區開始撰寫祆教的經文。Chilpik Kala有著環圓形的結構,築起圓牆,像圓井一樣,中心設一個環形的平台,放置屍體。Chilpik Kala 早已停用近數百年,卻成為卡拉卡爾帕克斯坦的重要旅遊境點和文化歷史標誌,Chilpik Kala的圖案,甚至出現在共和國國徽之中。

伊朗亞茲德市 (Yazd)的寂靜塔。

2 亞兹德寂靜塔(伊朗)

伊朗亞茲德市 (Yazd)是祆教文明的中心。亞兹德寂靜塔,於上世紀依然活躍運作,唯伊朗城市化急促,城市與寂靜塔的距離愈來愈近,令寂靜塔難以達致神聖州淨化的功用。1970年,伊朗政府宣佈天葬違法,寂靜塔於是在40年前荒廢。到今天,若你造訪當地,你甚至可找到部分屍骸。由於天葬被禁止,伊朗的祆教徒唯有被迫轉用其他的殯葬模式,很多祆教徒改把屍體埋在混凝土之下,以阻隔不潔之物。

在孟買,有一所依然運作的寂靜塔,位於孟買城邊陲,在一個佔地54英畝的森林裡,非巴斯人不能入內參觀。

3 孟買寂靜塔(印度)

約公元8世紀到10世紀,伊斯蘭教徒全面攻佔波斯地區。部分信奉祆教的波斯人,逃難至印度,並且落地生根。他們在印度稱為巴斯人(Parsi),多聚居孟買,人數約6萬人。他們把祆教習俗帶到印度,包括天葬儀式。在印度,寂靜塔叫作doongerwadi。在孟買,有一所依然運作的寂靜塔,位於孟買城邊陲,在一個佔地54英畝的森林裡,非巴斯人不能入內參觀。可是,孟買寂靜塔正面臨當禿鷲數量減少的問題,由於沒有足夠禿鷲啄食屍體,整個天葬過程要經常順延,甚至未能完成。

直貢梯寺

4 直貢梯寺 (中國西藏)

除了伊朗、中亞和印度的祆教群體,在中國青藏、不丹、蒙古、尼泊爾一帶,信仰藏傳佛教、密宗的教徒們,也有天葬習俗。天葬之所以盛行,除了宗教原因,也因為地理原因,該地域屬高原地帶,一來地質堅固,不宜土葬,二來草木稀少,沒火葬的燃料。中國政府一度在60年代禁止天葬,及後又有限度容許。但基於衛生考慮,天葬習俗又火葬取代。在中國,只餘下少數天葬台,其中一個位於拉薩的直貢梯寺。直貢梯寺現在仍有舉行天葬,是全球最知名的天葬台,每天也吸引大量旅客造訪。

印尼峇里島的吐揚天葬村 (Trunyan)。

5 吐揚天葬村 (印尼)

祆教和佛教以外,在東南亞,也有零星的部落,有著類似天葬的習俗。其中最知名的,是印尼峇里島的吐揚天葬村 (Trunyan)。吐揚村村民屬於峇里島的原住民,有別於其他文化的天葬習俗,吐揚村村民不會把先人屍首放置在高台之上,而是把他們安放在一棵神聖的菩提樹下,讓屍體自然分解。人們相信這種習俗在過去曾經在峇里一度盛行。

 

來源:Atlast Obsucra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