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遠在土耳其的戰役,打造了澳洲的國族認同

每年4月25日,是澳洲和紐西蘭的澳紐軍團日(ANZAC day)。澳紐軍團日是紀念1915年一戰期間,在加里波利之戰(Gallipoli Campaign)中犧牲的澳紐軍團士兵。

加里波利之戰的戰場遠在土耳其。然而,這場戰役在澳洲史中極為重要,打造了澳洲人民的國族認同。2014至2018年,一戰100週年,澳洲更會花費逾5億澳幣於紀念活動,金額遠超一眾主要參戰國。


1915年4月25日,以澳紐軍團為先鋒的同盟軍,登陸土耳其加里波利,旋即遭遇頑強抵抗。萬六名澳紐軍團士兵登陸後,面對居高臨下的土耳其軍,和他們強力的砲火攻勢,被迫得動彈不得。整場戰事,同盟軍苦戰了八個月,以失敗告終,六萬士兵逝去,其中澳洲便損失了八千將士。

在一些澳洲人心中,加里波利之戰,澳洲儘管死傷慘重,卻帶來了堅實的精神財產,即是所謂的澳紐軍團精神(ANZAC Spirit),如勇氣堅毅、伙伴情誼(Mateship),以及澳洲人的身份認同。


澳紐軍團登陸土耳其的消息傳到澳洲本土後,各大報章,以至政商領袖,都一致宣稱加里波利之戰是屬於澳洲的砲火洗禮(baptism of fire),標誌了國家的誕生(the birth of the nation)。

早於1901年1月1日,英帝國國會通過《1900年澳洲聯邦憲法法令》時,澳洲聯邦經已確立。然而,澳洲的獨立過程,並沒有經歷類似美國獨立戰爭的史詩式戰事。當時一些澳洲人認為,澳洲需要一場戰事,來試煉澳洲人民的品格。同時,由於祖先們的罪犯身份,一些澳洲人認為戰爭是讓他們洗脫屈辱,證明自身價值的機會。於是,早期的澳紐軍團精神,是強調澳洲人的剛強勇武,以及澳洲人民的獨特性,以區分澳洲人和英國人,同時贏取英國人的認同。


在1960年代,澳紐軍團精神漸被年輕人摒棄。澳紐軍團日,被年輕人標籤為父權、好戰和守舊。60年代,越戰陷入僵局,西方反戰情緒蔓延,澳洲年輕人對澳紐軍團精神更為反感。到70年代,女權主義者,借澳紐軍團日示威,反對戰爭中的性罪行。對於嬰兒潮一代的人來說,澳紐軍團日彷彿等於歌頌戰爭。

在千禧年後,澳紐軍團日開始變得更有文化包容性。軍團日多了一份反戰意味,愈來愈女性參與紀念活動,澳洲原居民在一戰中的貢獻近年也得到重視,原居民會被邀請參加晨禱(Dawn Service)、老兵大遊行(Veterans March)等儀式。然而,澳紐軍團日也多了一點商業化意味,就如聖誕和復活節一樣。澳洲人近年戲稱的軍團日為Brandzac日,由軍團日早餐、特別餅乾及節日服飾,再到大型巡遊、露營會和音樂會,大量商品和活動湧現。


隨著過度商業化,這兩三年又有加里波利疲勞(Gallipoli fatigue)現象。一些商品銷情慘淡,也有演唱會因門票滯售而取消,如前年李克纳根(Lee Kernaghan)的個唱。前年特恩布爾(Malcolm Turnbull)接替阿博特(Tony Abbott)成為總理後,政府在軍團日的紀念活動也轉向低調,也減少民族主義色彩,把重點改為對軍人和老兵表達敬意。

每年4月25日,你也一起回顧於100多年前,那一場慘烈的加里波利之戰。

 

來源:the Conversation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