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Lab:網絡女性主義的新平台

很難定義Deep Lab是甚麼。它可以是一本書、一系列課堂講座、紀錄片──這些都是在近一個月才成形。

1421008229564461

很難定義Deep Lab的原因,是它衍生的產物及目標都異常分散。它可以是一種精神、女性主義運動、專家研討會……在Deep Lab Book,上面寫著:

「Deep Lab是一群網絡女性主義(cyber-feminism)研究者形成的大會,由STUDIO的研究員Addie Wagenknecht統籌,在藝術、文化及社會之中把有關私隱、安全、監控、無名、大規模資料收集等問題呈現出來」

不管如何定義,Deep Lab可算是「後斯諾登時代」(post-Snowden age)的產物。自從斯諾登揭發美國政府監控,不少網絡界的活躍份子都要回應。政府和企業的監控現在已成為人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Addie Wagenknecht在卡內基梅隆大學期間籌劃Deep Lab。她說:「身為一個藝術家,我想以社會能夠理解的方式重新詮釋文化…你去替那些閱讀作品和展覽的人,把大事件概括、定義,令它可以精確快速地傳播。」

她還認為,Deep Lab是一個媒介或平台,讓女性在參與數碼文化之餘做得更多──重新詮釋、定義、分享、創造工具和技術,在男性主導的科技界中找到自己的空間。

Wagenknecht「想一下當你很晚才離開派對,你會跟朋友聯絡,確保你安全回家。這些問題是女性、而不是男性想的問題。在網絡世界也一樣。對女性來說,如何保護女性自身往往是社會的大問題。」Deep Lab成員Harlo Holmes是Guardian Project的元數據主管,設計了一個系統叫Foxy Doxxing,替在Twitter遭網絡欺凌的受害者簡單快捷地找到欺凌者之間的網絡連結。

也有男性參與合作一些項目。Jonathan Minard為Deep Lab拍了一套短的紀錄片。它的開場白是「網上世界有些事情已不行了」,Deep Lab就是要回應這個問題而產生的。它當中有女性黑客、藝術家和理論家──她們聚集在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討論後斯諾登時代的問題。2015年,Deep Lab會在紐約市搞出版、講座、紀錄片,更具體想像它是甚麼、和可以做的事。

 

 

Source: Motherboard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