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試博爾赫斯的理論:電腦可以寫詩嗎?

1960年代末,阿根廷作家博爾赫斯(Jorge Luis Borges)往美國哈佛大學演講,探討人類語言的問題。其中一節,他談到隱喻(metaphor)的重要性,以及隱喻在語言中無限的可能性。博爾赫斯認為,儘管詩意的語言擁有無限的可能,當中卻有一定的結構,例如他認為 “stars”(星星)和 “eyes”(眼睛)在隱喻上是往往相等的。

Capture

半個世紀後,博爾赫斯的講座,啟發了Poetry for Robots(為機械人寫詩,PFR)計劃。

PFR是由阿里桑那州立大學的「科學及想像中心」(Center for Science and Imagination)、 Neologic LabsWebvisions 共同資助。計劃測試博爾赫斯的理論--透過一個網站,看看電腦能不能夠習得人類語言當中的詩意。

按博爾赫斯的說法,如果詩意真的有結構,那只要研究人員把不同隱喻歸類,理論上能夠以「詩化」的方式管理數據。例如,我們在Google搜索 “eyes”,可能會得 “stars” 的圖片。

Neologic的合伙人Corey Pressman說,在圖像數據庫搜索,詞語和圖像經常極不配合。Pressman認為,搜索圖像不準確,是因為人類根本不是單單按字面搜索,而是以隱喻或詩化的方式想像世界。

PFR計劃包括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輸入資料。在這階段,研究人員在網頁刊出120張圖片,作為其圖像數據庫的元數據,希望網民按圖片輸入自己的感受、自己寫的詩。網民輸入的詩,大約要150字。研究人員收集足夠的詩之後,會看看電腦有沒有從人類習得詩歌和隱喻的連結--即人類觀看世界的能力。

Capture

Pressman認為,PFR計劃是革命性的。今天,如果人們要搜尋圖像,人要像電腦般思考--如果要找到星星的圖片,便要搜尋「星星」,而不是輸入「眼睛」。這雖然十分方便,卻使「傷心」、「美麗」一類的詞語難以量化。Pressman希望不是人去遷就電腦,而是電腦遷就人類,顯示用戶真正想搜尋的東西。

第二階段:如果電腦真的可以找到語言的詩化結構,那理論上,電腦也可以寫詩。如果電腦真的可以揭示博爾赫斯所指的「隱喻的程式」(pattern of metaphor),那麼,透過我們詩意的輸入(poetic input),演算法可以自行產生吸引人的作品嗎?

近來,電腦已經成功證明它可以從事創意的工作。在美國和荷蘭,已經開發出會寫詩的電腦。美國的電腦詩,更成功在文學雜誌刊登。荷蘭藝術家Gijs  van Bon更開發出可用沙粒在街道上寫詩的機械人

Pressman本身也是詩人。他承認對於電腦也可創作藝術有點不安。然而,即使如此,他認為可以看到電腦藝術之美。他認為,人們被一首詩所感動,是因為感到世界上有跟你產生共嗚的、感受世界的方式。人們感到電腦詩不舒服,大概是因為詩總是關於人與人之間的「同情」。

不少人都認為,為了避免被電腦和機器消滅人性,任何科技計劃都應該配上一個詩人在旁工作。Pressman也認同:

「當電腦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為了使電腦更有人性,我們便不應該只有電腦科學家替我們工作,也應該放一些人文學或藝術的人在旁邊。我覺得這就是我們計劃最美的地方。」

以下送上博爾赫斯在哈佛大學的講座(有電腦的英語字幕):

 

來源:Motherboard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