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最偉大的建築師

1950年代,國王西哈努克(Norodom Sihanouk)帶領柬埔寨從法國殖民地獨立成為國家。此後,他想有全新的文化風氣。在那個柬埔寨的文化黃金年代,旺莫利萬(Vann Molyvann)被視為高棉新建築(Khmer New Architecture)的代言人。

Capture

Helen Grant Ross是英法建築師,也是《打造柬埔寨:新高棉建築 1953-70》( Building Cambodia: New Khmer Architecture 1953-70)的作者之一。她說:

「每當我把旺莫利萬的作品給外國的建築師、甚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看,他們都不能相信這些是柬埔寨獨立後的本土建築。

他的設計比1960年代英國任何一個建築師都要大膽和前衛。」

這是Grant Ross拍的紀錄短片:

旺莫利萬最令人敬佩的是他把西方現代建築模塑成適合柬埔寨需要的形態。

Grant Ross說:香港和新加坡有玻璃、鋼鐵的大樓,因為它們有空調設備。旺莫利萬知道自己的國家買不起空調。所以他把全部建築物面向北,使陽光不會直接照射大樓,大樓便會比較涼快。

57524787

旺莫利萬的設計超前了同代人--不僅受柯比意(Le Corbusier)的現代主義影響,也深受傳統的柬埔寨古建築啟發。既實用、也跟周邊的環境配合,甚至現在看上去也有先鋒的感覺。

西哈努克以和平方法成功使柬埔寨從法國獨立出來。當鄰近的越南和寮國正在戰爭,柬埔寨卻經歷文化復興。

直到國王在1970年被迫流亡之前,柬埔寨都在經歷一個類似9到14世紀期間的「黃金時代」──當時高棉帝國正處於盛世,興建了吳哥窟。那時候,柬埔寨的電影、藝術、建築同時受西方文化及本土文化滋潤,經歷文化豐碩的時期。

旺莫利萬是柬埔寨獨立後回國的一批高棉人之一。他在1926年生於西南部,是一個低級公務員的兒子,後來得了獎學金到法國的索邦大學修讀法律。旺莫利萬說:「當時,柬埔寨沒有人知道建築師是幹甚麼的,但人人都知道律師可以找到工作,於是我便讀法律。但是,我在羅馬法考試的拉丁部份不合格,所以轉了去美術學院修讀建築。」

vrKKG

當時,柯比意很影響他。「他是城市設計運動的先鋒。不過我也受英國花園城市的概念影響。兩種概念我都喜歡」

1956年,旺莫利萬回國,是全國四位於外國受訓的建築師之一。一年之後,不過三十歲,他被國王委任為首席建築師,興建Chaktomuk Conference Hall。座落於Tonle Sap River and的旁邊,接近皇宮,那是旺莫利萬得意之作。

「國王的支持很重要。西哈奴克給年輕人很多機會。我很喜歡他。他根本不像國王,很人性化,很友善。有一次,我要趕工給他,日以繼夜,累到我昏倒了。他沒有我的消息,竟然膽心得派軍隊和直昇機找我。這就是我倆的關係。」

Sihanouk_Age18

在1957年到1970年期,他的創造力最旺盛,參與了近100座建築物的設計工作。受巴黎凱旋門啟發的獨立紀念碑,還有極具代表性的國家體育中心(National Sports Complex)──曾經是全東南亞最好的體育館,也是柬埔寨現時為止最大的場,還有銀行、啤酒廠、大學。旺莫利萬把金邊轉化成區域中最耀眼的城市之一。

不過,旺莫利萬在國內和海外都寂寞無名。波爾布特(Pol Pot)的到來,還有屠殺種族的赤柬(紅色高棉)政權,使旺莫利萬流亡20年。柬埔寨充滿悲情和動盪的歷史,使建築不如政治那麼受關注。1971年,他和太太及六個小孩逃亡。他花了不少時間替聯合國在發展中國家興建房屋。當他回到金邊,卻發現自己的房子已變成政府大樓。「當我1991年回來的時候,感到自己的家鄉好像成了另一個國家。只有14位親人在生。其中一位兄弟被殺,我也要幫其它兄弟找工作和養家。那段時間是重建家庭的日子。」

赤柬討厭城市,甚至討厭到清洗金邊的人口,順道抹去旺莫利萬的作品。紅色高棉取消金錢制度,但當嘗試炸毀他的地標性建築──柬埔寨國家銀行──卻失敗了。而他們也仍然在國家體育中心舉行群眾集會。

33歲的柬埔寨建築師Keo Rottany說:未修讀建築之前,我真的沒聽過旺莫利萬。但就算聽說過,也不知道他的事。我們不會閱讀任何關於現代高棉建築的書,只知道傳統的吳哥建築。直到我在日本讀碩士,和外國建築師聊天,才知道旺莫利萬的成就。

最令旺莫利萬傷心的是,國家體育中心沒有死在赤柬之手,卻竟然被其後的洪森政府摧毀。體育中心是為了1963年的亞洲運動會而興建。中心的60000個座位納入了一系列複雜的工事,以保護其免受雨季洪水影響,而且刻意模仿吳哥窟周圍的護城河,旺莫利萬認為這是他最大的成就。旺莫利萬設計它時,只有36歲,國王西哈奴克更親自到來開幕。但在2001年,體育中心被賣給了一家台灣企業。台灣人填平了護城河,更在上面興建商廈和商店,摧毀了旺莫利萬的心意。

56-218328-olympicstadium-pp

旺莫利萬說:「我甚至不想再見到國家體育中心。這反映了我們不知何為文化,不知何為自己的文化。台灣企業把它當成是賺錢的商品,對藝術一曉不通。我們本來創造了從高棉的傳統中建造了體育中心。但政府毫不在意那傳統。」

1990年,旺莫利萬也積極參與保護吳哥窟的工作。現時,他支持反對黨柬埔寨民族救援黨。他相信這個黨比較關注保護金邊餘下的殖民地建築和50-60年代的現代建築。「法國人想留下文化上的影響力,送了好的建築師來,不是為了利潤而築樓。」

金邊素以混雜的建築著稱:有全亞洲最現代主義的建築物,也有法國殖民地的建築結構。現在,野心勃勃的發展商跟尋政黨柬埔寨人民黨(Cambodian People’s Party,CPP)不斷拆除舊有的建築。來自中國和南韓的資金湧進柬埔寨,首都金邊(Phnom Penh)的城市面貌正在高速地改變,到處可見新型的公寓和商廈。

「到我死後,我想把房子租出去,租金可以用來作維修和修建博物館之用。就好像吳哥窟也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保護的,我的房子也是自己來決定如何運用,而不是政府」

Source:南華早報天下雜誌典藏今藝術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