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挪威潮人…到柬埔寨紡織工人

挪威最大報Aftenposten舉辦了這個計劃:邀請三位著名的fashion blogger,飛到東南亞的金邊,感受一下柬埔寨血汗工廠,過一個月柬埔寨紡織工人的生活。

maxresdefault

在鏡頭前,一位年輕的金髮女子當眾流淚。她有蒼白的顴骨,也有修剪整齊的手指。

「我真的受不了!」她以挪威語哽咽著「這算是甚麼生活?」。

她叫Anniken Jørgensen,17歲。

在連續五集的真人show系列之中,她是三位被請到柬埔寨血汗工廠的其中一位潮流博客,也是節目中擔大旗的明星。

根據挪威大報Aftenposten的計劃:在連續五集的真人show系列之中,三位著名的fashion blogger(JørgensenFrida OttesenLudvig Hambro)被請到柬埔寨,在首都金邊過一個月柬埔寨紡織工人的生活。

看看預告片:

第2集(有英文字幕),Jørgensen, Ottesen和Hambro參觀Sokty的家。Sokty是一家工廠的工人,住在金邊一間公寓中像小鞋盒的家。

Ottesen說:「我為她感到可惜,但後來覺得,這畢竟是她已住了一輩子的地方…對她來說,這是她的家;她不認為這是不好的…身處這種環境,感覺怪怪的」

然後,一些事情開始出現。當Hambro和Sokty一起去Mango的時候,他明顯感到不安。Mango一套襯衫的價格是35美元,超過一個月的租金。Hambro說:「那些做衣服的人,也應該要有能力買得起那些衣服。這樣才對」三人在Sokty的公寓過了不舒服的一晚。Hambro把當地的生活來比較挪威生活,覺得挪威就像一個汽泡。「你以為你甚麼知道;你以為你知道這是不好的。但你未看到它之前,你都無法想像那有多糟糕」

sweatshop-afternposten-3-537x402

第3集(有英文字幕),三位blogger要報告她們第一次上班的感受。

Ottesen說:「這就像一個永恆的惡性循環,永不停止…你只是坐在這裡,一遍又一遍的縫製。我已經在這裡坐了兩個小時,只是在做同樣的事情。我餓了,累了,我的背部疼痛。」

Hambro說「我很疲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或感覺到什麼」。她們也知道,柬埔寨的其他設施狀況可能更差。「可怕的真相是,這是少數讓我們進去的地方…其它工廠,沒有衛生紙、風扇、桌椅等設施,不舒服的工人也得忍受。」

sweatshop_800

在第4集,她們要以一天的收入──3美元(三人加起來即共9美元)餵養所有跟隨拍攝的攝製隊隊員。「電視上,你根本感受不到9美元是有多少」Hambro說後,他們端出蔬菜湯,還有幾塊小肉。「你根本沒搞懂住在這裡的成本是多少。他們沒有買食物的錢。大型時裝連鎖店在餓死他們的工人。沒有人認為這是企業的責任。」

節目的最後一集,三人都改變了,特別是Jørgensen──她在第一集時說:「工人生活不算太差啦,最少有工作!」現在,她說:「我有一個想法:這世上有這麼多人是做沒有意義的事情。他們一輩子沒有做什麼事情。」

Image+for+xstream+video+18666

Ottesen指著服裝巨頭H&M。「我不明白為什麼大連鎖店,比如H&M,不採取行動?H&M是一家大公司,有很多權力。做一些事情!這是對員工的責任。」

瑞典公司H&M在柬埔寨有很重要的地位。它拒絕接受節目訪問。但是,它發了一個聲明:「H&M清楚知道柬埔寨等國家的工資太低…因此,在2013年,H&M成為第一間推出具體的計劃的時裝公司,通過我們的承包商,確保工資可應該生活。這些措施包括,促進雇主與僱員之間的談判,促進工會組織以及有關勞工權利的培訓。」H&M認為,節目沒有反映它在社會責任方面所作的努力。

Source: ecouterreCosmopolitan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