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世界的「一帶一路」:拜火教商人的角色

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建立連接四大洲的大規模聯繫網絡,恢復了人們對古絲綢之路的興趣。但歷史上的絲綢之路,不得不提瑣羅亞斯德教的故事。

法拉瓦哈(Faravahar)是瑣羅亞斯德教的知名標誌。

瑣羅亞斯德教(祆教、火祆教、拜火教)的商人,早在12世紀(甚至更早)便與中國貿易。在12世紀的官方紀錄中,便已有記錄顯然沿著絲路的中國城市有不少火廟(fire temples)。

阿塞拜疆的火廟。

歷史學家相信,中國皇帝鼓勵瑣羅亞斯德教徒在中國境內進行交易, 為了吸引他們,也允許他們建立自己的火廟來進行宗教活動。比較多人知的是,從18世紀起,瑣羅亞斯德教的巴斯(Parsi)商人便從海路進入中國,但比較少人確認的,是6個世紀前瑣羅亞斯德教跟中國的陸路連接。

中國歷史文獻顯示,早在公元前2世紀,中國與波斯人之間作了第一次官方聯繫。當時,秦國派出特使尋求結盟的可能。但到了公元5世紀,薩珊王朝(Sassanid Empire)(它使瑣羅亞斯德教復興)與中國六朝才形成了正規的外交關係,使沿途絲綢之路上的貿易蓬勃發展。

公元600年的歐亞地圖,有東羅馬拜占庭帝國和薩珊王朝

最重要的中國商品當然是絲綢,瑣羅亞斯德教的商人是穿越中亞的中間人。 此外,這種從東方流向西方的貿易流動,還包括紙、米酒、樟腦、香水和藥物等物品。自西方往東流的物品,包括波斯地毯、紡織品、家具、皮革、珍珠和美味佳餚,以及波斯音樂和舞蹈表演。薩珊王朝和中華帝國都意識到,它們受益於貿易,也合作維護貿易路線的安全,保護商隊免受土匪的傷害。也有私營企業家組織成商家公司,更有考古證據表明,薩桑德商人開創先河,以巧妙的品牌系統來標示出自己產品的質素。

波斯硬幣

中國發現了大量的薩珊王朝的波斯硬幣——不僅是沿著絲綢之路,還有中國中部的城市,也就是說瑣羅亞斯德教徒的接觸程度可以遠至這些地區。 後來,陸上的絲綢之路由錫蘭的海上線路加以輔助,波斯船舶會運送貨物到中國,再回去波斯。 有報導說,波斯商人已經定居在廣州和河內等港口,這些南部沿海的港口都發現了薩珊王朝的硬幣。

公元前651年,伊嗣俟三世(Yazdegird III)被阿拉伯人擊敗,他的家人向唐帝國尋求協助,一群瑣羅亞斯德教徒伴隨著他們,並且繁榮了一個多世紀。但到了九世紀,中華帝國皇帝唐武宗開始打擊佛教,連瑣羅亞斯德教也同時衰落。然而,波斯的瑣羅亞斯德人繼續與中國進行交易,直到至少公元12世紀。

印度孟買的巴斯人cafe

到了17世紀50年代,一群瑣羅亞斯德社人——巴斯人——已經定居在印度。

孟買(Mumbai/Bombay)位置圖。

當孟買市成立於16世紀80年代時,巴斯人以其商業頭腦和開放的世界觀,扮演重要角色,成為英國的經紀人和供應商。不久之後,印度在18世紀成為與中國和英國進行三角貿易的樞紐:向中國運送鴉片,將茶送回英國,而巴斯人自然也成為這個貿易網絡的關鍵。1756年,列迪文尼(Hirji Jivanji Readymoney)是第一個為中國航行的帕西商人,他也是第一位在廣州設立貿易公司的商人。其他開創性的巴斯貿易家族,有Banajis,Wadias,Camas,Vikajis和Parakhs。

十九世紀,整個巴斯社群都非常進取,商人、文員和簿記人都定居在廣州、檳城、新加坡、巴達維亞、澳門和廈門等交易中心(其中一些以Chinai – 或者是Chinoy為名字 – 來表示他們的中國聯繫)。

19世紀巴斯人在孟買的婚禮。

最有趣的故事,是芝治寶(Jamsetjee Jeejeebhoy)。作為一個年輕的貿易商,芝治寶曾經跟一名年輕的蘇格蘭駐船醫生渣甸(William Jardine)一起被法國人抓獲。 他們兩人成為朋友和商業夥伴。

芝治寶(Jamsetjee Jeejeebhoy)

後來,芝治寶成立了Sir JJ & Co公司,渣甸成立了Jardine Matheson公司,並成為克拉維爾(James Clavell)小說《大班》(Tai Pan)中的角色斯特蘭(Dirk Struan)的原型。但兩人之間始終關係友好:芝治寶被任命為怡和唯一的亞洲董事,他的肖像仍然在公司的總部。 後來,香港上海銀行於1864年成立,其中兩位創辦人化林治(Pallonjee Framjee)和 丹吉韶(Rustomjee Dhunjeeshaw)兩人都是巴斯人。

以巴斯人「麼地」命名的香港街道。

當「南京條約」於1842年簽署後,香港轉讓給英國,在一艘名叫汗華麗船( Cornwallis)的船上簽字,該船是由孟買的巴斯造船廠建造的。巴斯人繼續在香港歷史上發揮重要作用。 例如,麼地(HN Mody)幫助香港設立香港聯交所和香港大學。 米泰華拉(Dorabjee Mithaiwala)在香港與九龍之間成立了標誌性的天星小輪公司。其他巴斯家庭,如律敦治(Ruttonjee),施羅孚(Shroffs)和巴力(Parekhs)等人,以其他方式為香港的建設做出了貢獻。

在今天的香港,人們可以看到豐富的巴斯曆史:有麼地道,旭龢道(Kotewall Road),碧荔道(Bisney Road),巴力大廈(Parekh House),律敦治醫院(Ruttonjee Hospital)。

 

 

來源:Scroll.in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