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音樂」都是「白人音樂」?

最近,英美樂壇正在辯論「獨立音樂」是否白人專美,甚至是否帶有種族歧視。其實,這些討論並不陌生。然而,近期論者有新的想法:應否重新定義甚麼音樂可以被納入為「indie」的範疇。

這次爭論的起點,來自英國家傳戶曉的獨立樂隊Belle and Sebastian。

三月下旬,美國獨立音樂網上平台Pitchfork 刊登一篇文章題為「過多白人的獨立音樂」(The Unbearable Whiteness of Indie)

作者Sarah Sahim指出,Belle and Sebastian 主音Stuart Murdoch 編導的電影《戀戀小情歌》(God Help the Girl)演員全都是白人,而戲內高舉的「真正獨立」樂隊,也是全部白人。繼而,她批評只有白人的音樂才被納入所謂「獨立音樂」。

另一方面,Hip Hop巨星Kanye West擔當英國一年一度最大音樂節Glastonbury的壓軸,惹來十多萬人簽名反對,有人視事件為種族歧視。

就此,The Guardian專欄作家Hadley Freeman公開支持Kanye West,並說「Glastonbury 是我見過最多白人的地方,連比華利山也有更多有色人種。」

其實,幾年前就有人提到indie rock帶有種族區分。搖滾樂起源黑人社區,但後人推祟的搖滾先驅卻都是白人,例如貓王Elvis Presley。

因應上述文章,美國時事及文化雜誌Slate的樂評人Carl Wilson以「反indie」(Against “indie”)為題,指「indie」一詞其實暗示著種族主義(implicitly racist)。

他認為,當不少indie 樂人已經隸屬大型唱片公司、也有不少「獨立」唱片商其實是大公司屬下品牌的時候,「獨立」與「大企業」的二元區分已經不合時宜。

反而,「indie」成為了一種審美觀、一種文化資本,象徵審美上的優越感。Carl Wilson指出,indie rock的製作人及愛好者,不只白人居多,而且多是中上階層。

評論人Noah Berlatsky在美國時事及文化雜誌The New Republic指出,indie和搖滾根本成為了白人的代號。indie界之所以少有色人種,因為他們的音樂即使可被稱為「indie」,卻總不被歸納為「indie」的一份子,例如白人的neo-R&B 或混合藍調的聲樂(hybrid blue sounds)是「indie」,但相近風格的樂人FKA Twigs和Valerie June卻不算。他認為,PBR&B(黑人的Hipster R&B或者另類R&B)這項新的音樂類型,仿佛就是避免被稱為「indie」而出現。因應各種討論,Carl Wilson 建議,應該重新審視indie的定義。

假如indie意味獨立,那為甚麼hip hop和R&B的獨立製作不被歸納為indie?雖然,認為「indie」帶有種族歧視的指責,似乎永遠難以找到實質證據,但看看Last.fm 標籤著「indie」的最受歡迎藝人,或者搜尋Spotify頭一百首indie歌曲,,不都是白人臉孔嗎?

INDIE

Last.fm 截圖

 

Source: Slate, Pitchfork, The New Yorker, The New Republic, The Guardian

You may also lik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